长江野钓,草洞作钓黄辣丁鱼,6斤长江野生鲫鱼

长江大湖野钓,草洞作钓黄辣丁鱼,还钓获6斤长江野生鲫鱼。都说人间最美四月天,仲春四月不但春光美,而且也是钓鱼人最忙碌最开心的一个月,今天早上十点赶到熟悉的长江支流大湖老钓点,准备好好享受一下这难得的悠闲时光。

长江野钓鲫鱼和黄辣丁要做的第一件事当然是打窝,上次来这里野钓是冬季,而现在是春季。因为水位上升和水草的生长,使环境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而打窝也变得比冬季相对复杂一些,主要原因是水下有一团团的暗草,必须要先看清楚草洞,然后用线组去一个个反复试,保证找到了底才能打窝,否则诱鱼将一无所获。

在这个季节钓鱼我基本采用传统钓法,当然台钓还有筏竿等装备全部都有准备,就是为了应对长江大湖钓点的复杂环境,其实今天本想台钓或者是长竿长线挂蚯蚓作钓的,但这茂密的水草只能长竿短线传统钓法才能保证每一杆能准确到位,这钓场的环境变化不允许我去选择,我只能去适应。

用线组反复试过多次,感觉每次都基本能到底,只有试探了才能心里有数,才能有底气应对复杂的鱼情变化。虽然准备工作很辛苦也很繁琐,但长江野生鱼儿也绝不会辜负钓鱼人的付出。开竿钓中野生小鲫鱼,而且还是一阵连口咬钩。但好景不长,接下来鱼情却并没有朝好的方向发展,我发现除了中间这个窝出鱼外,另二个窝点跟本就无鱼咬口,而这三个钓点水深基本在一米二左右,所以这个现象不正常。

分析主要原因有二点,一是由于光线透过水草时会发生折射,人站在上面看会有误差。二是由于风向和水流变化,水下暗草发生位移,至使线组不能落底。应对的方法就是放弃死窝,重新打窝。由于气温上升我选择在右侧无暗草的浅水区打窝二个,这二个窝点水深分别为八十和六十公分,水底以枯荷梗和芦苇为主,无暗草。同时在相距出鱼窝点四米远处又找到一个草空区,水深还是一米二当作备用窝点。

不久,浅水窝首先开竿中鱼。备用深水窝也不甘示弱,还钓中了一条小鲤鱼和野生黄辣丁。不知不觉一天就这样过去了,虽然没有持续连竿,但是钓获大约6斤长江鲫鱼,收获的确不多。可能很多粉丝钓友很纳闷,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收获呢?也许通我对今天垂钓过程的如下总结,可以回答粉丝钓友的疑惑。

我的作钓鱼钩用得偏小,春天鱼儿开口大,再加上有隐蔽的水草,鱼儿吃钩后拼命跑到暗草丛里缠住水草,如果还使用冬天里的小钩,抬竿瞬间不能刺透鱼唇就会出现扬竿后鱼竿弯弓,并且手感也能感觉到鱼儿挣扎导致的抖动,但线组就是抬不出水,最后脱钩跑鱼惊窝的现象。今天就多次出现这种跑鱼情况。

浮漂选择不正确,有几次钓中黄辣丁鱼,都是在把钓组刚放入草空的瞬间,浮漂还未翻身,就感觉杆身一抖,扬杆即中鱼,而且鱼的个体还比较大。这说明鱼儿在水的中上层觅食,如果此时改用下沉慢的浮漂,抓住鱼口的机率就会多一些,可现实又矛盾,下沉慢的浮漂漂身一般较长,但在六七十公分的浅水区无法使用。所以我认为如今天能在钓组上优化以上缺失,坚信钓获会有显著提升。

回想今天一天的经历,从选草窝开始,一直到浮漂和线组的搭配就是在不断的与现实环境和鱼儿之间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的过程,能克服困难,己经享受到了钓鱼的乐趣,而且还钓获了黄辣丁鱼和鲤鱼,还有大约6斤长江野生鲫鱼。切记,真正的钓鱼人在乎的是永远过程,而不钓获。